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纵横丨沙河“抗战快餐”店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11-07




凉粉


锅盔


      成都不少的小吃,诸如“洞子口凉粉”“章锅魁”等,都是从“抗战快餐”演变而来的。这是一种流行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特殊餐饮行业。
喊的是“快餐”,但加上“抗战”这样的限定词后,是让人这一生都难以忘却的时代掠影。
防空警报响起,历史的呜咽之音,瞬时打破成都的宁静。
有亲历过这段历史的老人回忆,1940年10月,他从东较场拐角缺口跑警报,亲眼见过日机作十字交叉轰炸东较场的民房、城墙,他和家人跨城墙往北,一路逃到跨沙河的踏水桥树林中躲避轰炸。
沙河河面宽有十来丈,两岸河滩栽有桑、桃、桤木、杨树,夹岸还有两米高的芦苇,且沙河沿线距城较近,是市民当时首选的隐蔽场所之一。
空袭来了,城区必然首当其冲,近郊的林间、芦苇荡等地,相对来说,距离近又方便隐蔽。于是,抗战时期,一场场全民“跑警报”战,在市区和郊外拉开。
警报系统是为百姓躲避敌机轰炸而预先鸣响的,但给人的反应时间其实相当短暂。成都市政府为了方便市民“跑警报”,快速疏散人们,特地增开了四门古城墙。
当时的成都,防空能力相对较弱,通讯联络也不比当代,误将日军侦察机当轰炸机的情况时有发生,发出警报后,那声表示解除警报的长音久久没有鸣响,出于谨慎和安全考虑,人们也不敢轻易妄动。
“跑警报”时,有人带了干粮食物,但更多人往往匆匆出逃,来不及收拾细软。郊外丛深林密,是不准用火的,一怕烧火起烟招来敌人,二怕引起火灾。
人群中,有挑担或挎篮进城卖凉粉、汤圆、油糕、麻花等的小商贩,警报不解除,他们售卖的食物,便成了人们求食的首选。离农家近的,就从农户手里买一些烤玉米饼、煮红苕对付一下。
日机频繁滋扰,空袭警报一日三响,于是,在躲警报人群相对集中的地方,比如沙河沿岸的林盘、碾坊、河滩、渔船,附近的住家搭起竹壁草棚,搬来座椅家什等,平时当作顾客歇脚的幺店子,“跑警报”时就是应急的“抗战快餐”店。
这类“快餐”店卖的多是干烧饼、干锅盔,冬天一到这类食物又很容易凉掉变硬,年纪大点的人实在难以下咽,于是,开幺店子的人家不断调整售卖的品种、改进操作工艺,使用无烟无火的桴炭(轻而易燃的木炭)小炉,供应“跑警报”的人热菜热汤。
当时,踏水桥侧的碾子周围和杉板桥桥头,各有一家比较有名的“抗战快餐”店。
  踏水桥(今成华区建设北路与国光路交会处)侧的河滩台地是一大片桤木林,两户靠岸的客家农民顺势圈了块地,搭起席棚当临时摊区,专售凉面和甜水面。他们一早准备好做面需要的佐料、配菜,如果当天有敌机来袭,就在沙河边顾自家的幺店子,无敌机来袭便挑上担子进城,在智育电影院、悦来大舞台赶夜场。当年不少文艺界进步人士在成都宣传抗日,就靠甜水面作抗战粮、抗战快餐。


沙河旧貌


沙河杉板桥头的那家姓叶,利用核桃、玉兰等高树作掩护,就在自家院内开店。空袭时改用桴炭炉,用小铜锅煮醪糟荷包蛋和挂面出售。他们家用灰灰菜、茼蒿草做成的菜粑粑,好吃又便宜,深受人群喜爱,以至于不少并非“跑警报”的人都经常光顾。
还有一些外省来川逃难的人,成都人统称他们为“下江人”。“下江人”为谋生计,在成都开起面食餐馆,在府河、沙河的五桂桥、郭家桥等林木茂盛的地带搭棚,挂起山东大饼、黄桥烧饼、手擀面、刀削面店招,成都从前少有人食面食,他们的加入,影响着成都人的饮习惯
现今,为纪念“九·一八”事变,每年9月18日,成都都会试鸣防空警报,青史常存,警钟长鸣,居安思危,不敢或忘。碾坊旁、林盘中、河渠畔,深藏着老一辈成都人共患难的抗战史,飘散着二十世纪四十年代难忘的舌尖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