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库名称:

请选择

书    名:
请选择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志成华
看成都(八十九)丨以成都易混淆的点位说街路之别
标签:网络信息日期:2019-11-28




时人只道,现在的成都,青石桥没有桥,水碾河没有河,跳伞塔没有塔云云。实则不然,以上列举的三地从前是有桥、河、塔的,辨成都各街路巷的名字,需动态、连续地看,其间蕴含的闻之念久远的故事,非老成都或花功夫深究不得其要领。
      不论是街名、路名还是巷名,皆可笼统称为地名,是人们赋予某一特定空间位置上自然或人文地理实体的专有名称。谈及其作用和功能,要数指位作用与人们的社会生活息息相关。从这个层面来讲,不少人认为,诸如此类名不符的地名却只能算作成都路名历史的“小儿科”,最让人如堕云中雾里的地名应是仅“街”、“路”一字之差的同名点位。今天,我们就来列一列中心城区内部分易混淆的同名“街”、“路”。

1、成华街(金牛)、成华路(青羊)


成华街-成华路

成华街位于金牛区,是自成都市城北体育馆到人民北路与成华西街交点处的道路;成华路位于青羊区,是西南财经大学光华校区内的一条道路。两地直线距离近6公里。
      这里面有一故事值得一提,据地名研究者讲述,成华街早在1962年之前就命名了,与行政区划(成华区)没有任何关系,这个地名的意义仅为“希望这里成为繁华的街道”。成华路命名的缘由要从西南财经大学的历史说起,西南财经大学始于1925年在上海创立的光华大学,1938年该校因抗战西迁建立光华大学成都分部,1946年2月1日,光华大学成都分部正式更名为成华大学,与上海光华大学成为一脉相承的兄弟学校,“成华路”这个名字是为纪念这段历史而定。

2、青龙街(青羊)、青龙路(成华)


青龙街-青龙路

青龙街位于青羊区,是人民中路二段至老东城根街北口的道路;青龙路位于成华区,是青龙场高架桥至昭青路的道路。两地直线距离约6.6公里。
      据《成都街巷志》载,青龙街一带早期有一方秦国张若主持修筑成都城墙时取土形成的龙堤池,汉代扬雄年幼时在这方池塘洗砚洗笔,龙堤池因此改称洗墨池,又唐玄宗年间对成都地区水利建设有过重大贡献的章仇兼琼因梦见龙女遂在洗墨池边建一龙女祠,至宋仁宗当政,龙女祠加以扩建后改名龙女堂,并在龙女堂左边小溪上修建了一道桥,按星宿四象“左青龙”的传统命名为青龙桥,后桥边形成的街道就叫了青龙街,这一道路名即延续至今。也有传说是因过去有人见过一条青龙从天而降,后来这条街叫做龙女祠街,再后来就改为了青龙街。青龙路处在老青龙场镇一带,青龙场因青龙包而得名,青龙场一带以“青龙”命名的道路、建筑不在少数,前面我们已梳理过,此处不再赘述,点击蓝色字体可察详况。

3、蜀汉街(武侯)、蜀汉路(金牛)


蜀汉街-蜀汉路

蜀汉街位于武侯区,是自武侯祠大街到高升桥地铁C口的道路;蜀汉路位于,是羊犀立交桥到二环高架路的道路。两地直线距离超过7公里。
      蜀汉街和蜀汉路均是改革开放后建成的新街。蜀汉街因地处武侯祠文化片区内得名;蜀汉路因初建时与所据地块有部分属原营门口乡黄忠(黄忠,人名,蜀汉“五虎上将”之一)村得名,因为先有了蜀汉路的命名,后来该片区新建的许多街道都带了一个“蜀”字,如蜀光路、蜀蓉路、蜀明街。蜀汉路与位于该街道北侧的一品天下大街还是成都有名的美食街。

4、玉林南街(武侯)、玉林南路(武侯)


玉林南街-玉林南路

玉林南街和玉林南路均位于武侯区。玉林南街是玉林街与倪家桥交汇处到二环路南三段的道路,玉林南路是玉林中路与倪家桥交汇处到二环路南三段的道路。两条道路近乎平行,两条道路相距400余米。
      前些年,一首民谣歌曲《成都》“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唱火了玉林路。实则,成都并无玉林路,有的只是玉林南路、玉林北路,还有玉林北街、玉林南街,以及玉林上横巷、玉林九巷等一系列以“玉林”命名的街道小巷。三国时期,这个地方曾经是蜀汉政权保卫王室的御林军的军营,所以叫做“御林坝”,后来 “御林”二字被误写为 “玉林”,就有了现在的玉林系列街巷。

5、抚琴西南街(金牛)、抚琴西南路(金牛)


抚琴西南街-抚琴西南路

抚琴西南街和抚琴西南路同位于金牛区,分布在抚琴西路两侧,位置上相对平行,直线距离不足300米,虽然在地理位置上接近,但却是不同的两条道路。
      在一环路西三段的两侧,分布着许多以“抚琴”命名的街道,如抚琴街、抚琴西路、抚琴南路等,成都人一般习惯统称这一片区为抚琴小区。“抚琴”因旧传五代时期前蜀皇帝王建的帝王陵“永陵”是司马相如为卓文君奏《凤求凰》的抚琴台得名,不过随着20世纪40年代对“永陵”的考古发掘证明,这里与司马相如完全无关,但老百姓称这一带为“抚琴”时之已久,所以新中国成立后在行政建制上将这一带命为营门口乡抚琴村,改革开放后逐渐形成一个规模不小的抚琴小区及多条以“抚琴”为名的街巷。
街、路是道路的统称,起源于外国城市的道路交通规划,英文里街、路之分比较直观,街是street,路是road。街以车行交通为主,起通的功能;路以人行交通为主,起达的功能。
我国的城市道路分快速路、主干路、次干路和支路四类,其车速由大到小,在功能上以“通”为主,转到以“达”为主。据《成都市地名总体规划2015-2020》附表《中心城区道路通使用指引表》,某某街或某某路,通常用于次干路、支路的命名,一般来说,次干路和支路的“街”“路”命名侧重的内涵一致,不同的功能区强调的方向不同,如图示:抚琴西南街和抚琴西南路同位于金牛区,分布在抚琴西路两侧,位置上相对平行,直线距离不足300米,虽然在地理位置上接近,但却是不同的两条道路。
      在一环路西三段的两侧,分布着许多以“抚琴”命名的街道,如抚琴街、抚琴西路、抚琴南路等,成都人一般习惯统称这一片区为抚琴小区。“抚琴”因旧传五代时期前蜀皇帝王建的帝王陵“永陵”是司马相如为卓文君奏《凤求凰》的抚琴台得名,不过随着20世纪40年代对“永陵”的考古发掘证明,这里与司马相如完全无关,但老百姓称这一带为“抚琴”时之已久,所以新中国成立后在行政建制上将这一带命为营门口乡抚琴村,改革开放后逐渐形成一个规模不小的抚琴小区及多条以“抚琴”为名的街巷。
街、路是道路的统称,起源于外国城市的道路交通规划,英文里街、路之分比较直观,街是street,路是road。街以车行交通为主,起通的功能;路以人行交通为主,起达的功能。
      我国的城市道路分快速路、主干路、次干路和支路四类,其车速由大到小,在功能上以“通”为主,转到以“达”为主。据《成都市地名总体规划2015-2020》附表《中心城区道路通使用指引表》,某某街或某某路,通常用于次干路、支路的命名,一般来说,次干路和支路的“街”“路”命名侧重的内涵一致,不同的功能区强调的方向不同,如图示: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讲,“街,四通道也。路,道也。”唐代释慧琳《众经音义》(也叫《一切经音义》)对“街”的定义作了补充,说:“街,都邑中之大道也”。城市中大道叫“街”,小道叫“巷”,这个词义的基本内涵被现代汉语完全继承下来了。《新华大字典》释义“街”为“城镇中比较宽阔的道路,两边通常建有房屋,多指商业区等公共场所”,释义“路”为“往来通行的地方”。相对来说,我国在街、路的界定上比较模糊,经过演变,街和路的含义已经趋同,如北京长安街虽然叫“街”,但却是东城区与西城区的城市主干路,以通为主要功能。
成都有三千余年历史这一客观事实自不必赘述,千年积淀,不少街名、路名本身就涵盖着丰富多样的故事,若说道路街巷是一个城市的骨架,那路名就是城市血肉的一部分,附着于路,记录着蓉城历史,展现着城市脾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