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 志 成 华
看成都(111)丨断流的穿城河

日期:2020-09-03

成都因水而生,因水而兴,生在威尼斯水城的马可·波罗在游记中都为它记录过一笔——成都有很多河流,有的环绕城市,有的穿城而过。
的确,成都多河流。锦江和府河环绕成都成为池隍(护城河。古代掘土筑城,城下之地,有水称池,无水称隍),唐朝时期又开凿了支流金河横过城市,这座不改城址的古城开流引水、治水兴利的事迹不胜枚举。锦江、府河现今仍汩汩而流,但金河在20世纪70年代却被人为断流了。



秦汉时期成都城“二江(郫江、检江)珥市”示意图



晚唐扩筑罗城后“二江(锦江、改道向东流的郫江)抱城”示意图


金河,也叫襟河〔开凿金水河后有“城外巩锦江如带,而内襟(像衣襟斜行)以金水”之说〕金水,系唐宣宗大中七年(853年)西川节度使白敏中为引水到成都西门主持所开。河流由西向东横贯成都城,据《四川历代水利名著汇释》摘录的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年)时任成都知府的项诚上书朝廷有关疏淘金河、规划管理成都府城水利奏疏,这条河从灌县两河口引水,是明代初年命名的,长度为1600余丈(约合5333米)。


金河旧照


1958年5月,御河上的划船比赛

唐朝时期成都城内所开水道网络核心统共两条,除了南部金水河,还有北部解玉溪。唐宋时期两河构成成都城内南北干渠,承担供水、排涝、泄污、行船等功能。宋亡后,北干渠逐渐湮没,仅存南干渠金河。到明代,成都城中建蜀王府于城垣四周掘濠蓄水又开御河,自此金河、御河二河成为成都城内主要河道。
金河历经多年,屡有废兴。到明朝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成都知府刘侃上任,见金河水“仅仅如线矣”,究其因乃前人引江水经护城河进入金河,长此以往使“江水埵沮,止托源于隍”及附近百姓为占地扩展河岸所致,便决心重开金河。次年抗倭名将谭纶来到四川赴任巡抚,在视察金河后,认为其“重纬交纽,所以翕地灵,缊休气,胥此矣。顾带存而襟废,岂所以毓厥秀哉!”也觉得兴工治理金河是必要之举。
刘侃在《重开金河记》中记述了这一时期疏通金河的简史,载:腊月丁未,谭纶率领各级官员少城踏勘,取消了部队检阅,转而安排士卒穿江作渠,刘侃负责准备石材、竹木,领导建设堰头水门和桥梁、河堤。众人齐心,不到四天就完成了疏通工作,河渠被加深到三尺多,又在渠上建造了石堰、水闸、桥和城隍坝,是时“江水漪洋然,流贯阛阓。蜀人奔走聚观,诧其神易。”疏通后船业复开,河岸两边的经济也因此被带动起来。
清雍正九年(1731年),项诚亦整修过金河,并提出应借鉴前人引西湖水、改善杭州城井水的成功经验,淘金河改善成都食用井水的水质等治理思路。前面已有提及,说项诚曾上书朝廷整修金河的具体做法,其中一条是说“在金河上游建水闸,调节城市进水量,以防洪涝。在东水城门,建闸门,以便蓄水保证在冬季枯水时,有足够水量供内城使用。”(引自《四川水利》周九乡文《雍正时期项诚对成都金河治理的方案》)一解河水夏涝冬旱的困境。
项诚的方案施行后,金河沿河的两岸水运渐昌,城内商业、居民集中区沿河岸分布开来。至清代,两岸人烟密集贸兴盛。任乃强在《华阳国志校补图注》中这般介绍金河:“今成都城内之金河,是古江(锦江)故道……清代乾隆以后,乃夹岸成为市街,而南城濠变大河矣。”不过到民国时期,因时局金水河缺乏疏浚管理,逐渐淤塞。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驻蓉部队在1958年花费间把积累多年的河道淤泥、乱石、杂物等清除干净,这也是金河最后一次被大规模疏通。

位于蜀都大道金河路和小南街街口的“努力餐”

20世纪70年代,中苏关系恶化,为不打无准备之仗,全国上下“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根据部署,这条流经槐树街、清水河、浣花溪等多个区域,串联了杜甫草堂、浣花溪、文化公园、宽窄巷子等成都景点的河流被人工断流。断流后,金河河道被砌上砖石,再在上面修建拱形的顶盖,改建为地下防空工事。自此,金河作为河道存在的历史也就宣告结束了,今只余一街从河名的蜀都大道金河路铺陈过往。

联 系

我 们

成都市成华区地方志办公室

邮 编:610051

电 话:028-83266721、028-87704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