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 志 成 华
纵横丨古沙水和老东郊

日期:2020-09-24

新中国成立前,“手工业一条街”染房街(《华阳县志》记载:“沿城染房街百余坊,专攻骨角为业,制成纽扣、牙刷、骨牌之类数十种。”)和“铜器作坊一条街”东御街(手工制造铜茶壶、铭牌等)被分别戏称为老成都的轻工业集中区、重工业集中区。话虽有谐谑的成分,不尽为史实全貌,但在东郊工业兴起前,成都叫得上名号的工厂中,基本仅有如机器设备老旧的三官堂兵工厂、拱背桥造币厂之类,或规模小、生产能力差的裕华纱厂、启明电灯公司之类,且数量不多。
《辛亥革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与同志书》讲:“愤于国力之弱也,则曰讲求武备;痛于民生之窘也,则曰讲求实业。”所以,经历战乱后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在成立后不久即制定并实施了“一五计划”,成都工业发展得以翻开历史的新册页,锦江电机厂、新都机械厂、川棉厂、肉联厂、无缝钢管厂等数以千万计的实业大厂陆续在沙河畔落地生根。

从沙河一角看成都热电厂两根210米高的烟囱


寻求或开辟一条为工厂供水及兼顾排水、防洪的河道是东郊建厂必要之举,南方城市多雨,在排水、防洪一项的设计上更是需要重视。于是,在确定工业基地选址东郊后,中国工程师和苏联专家等在对沙河中上游及其东山的地形地貌进行了科学勘探及研究讨论,提出在老沙河的基础上将之改造为符合工业建设要求的新沙河。
沙河纵贯成华全境,除头尾分别归属金牛、锦江外,其余接近三分之二都在成华区境内。从前的沙河如唐朝岑参诗云:“桥边沙水绿蒲老,原上烟芜黄犊闲”,是一条纯粹的农耕河流,主要为农业供水,但同时它也是东郊一带的排洪河道,每逢雨季,西北方高地上诸多的小河沟、凤凰山一带的洪水、东山台地上汇入的水流等都会涌进沙河排泄。
偏沙河因年久失修,河道严重淤塞,窄处仅有两三米宽,沿河还积淀下许多垃圾废物,若水量过大形成洪流,沙河承受不住四方涌来的水量,这些混合着渣滓、泥沙的河水便会漫上河岸,淹没两岸的村庄、农田。要建厂,治水治沙工作势在必行。
成都市政府相当重视沙河的治理工作,工作班子搭起后,专门拨了西二巷一间办公室作为规划、勘测、设计人员办公所用,还把唯一的一辆北京吉普车调给工作组人员使用。但治理前的沙河一线沿途几乎没有一条完整的道路,工作人员只得骑自行车到沙河附近再徒步前进。
1953年,四川省水利专家们将沙河河道改造方案制成后又经过了一年多的反复论证,至1954年底才最终确定。
1955年2月26日,沙河的改造、扩建工程首期工程动工,1957年5月竣工。工程分三期在每年枯水期进行,除要浚深、扩宽及改造不合规划的部分河道段落外,还包括跨河桥、闸口、闸坝等的施工建设。

1958年的沙河 吕名/摄

在工程机械薄弱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人们用锄、锹、锤、钎、背篼、鸡公车、平板车等简单工具,耗时两年许,把宽宽窄窄、深深浅浅的河道,开成规则平整的断面,将古老的沙河由农灌天然河道改造扩建成了能兼顾工业区供水、排水的河渠,“治理后的沙河,底宽8到35米,河面宽18.5到60米,设计深度达到了2.5到6.7米;沿河建设了11座水闸,35座闸门”(引自张义奇《成都沙河工业布局》一文,全文刊于2019年第4期《沙河风》),其防洪标准是五十年一遇设计洪水和二百年一遇校核洪水,而当时环绕着成都城区的府南两河防洪标准还不到二十年一遇。为保护水土,沙河沿河用条石砌成坚固的护岸,沿岸栽种了悬铃木、桤木、杨树等树木,又在下游河段培育起宽6米、长8公里的狗根芽草坪作为护岸。工程前后累积数十万人次参与,因此各媒体单位常以“十万大军治沙河”为题来记述这次大规模的河道建设工程。

1981年成都暴雨,洪水冲垮了包括安顺桥在内的60多座桥

疏浚一新的沙河,除供应着正在兴建和即将陆续建设的东郊工厂生产水源,连同城市生活水源,自来水二厂、五厂和成铁局水厂都抽沙河水为用。且河水也再没过岸,包括1981年夏季那场大暴雨,府南河沿岸水涌上岸淹没了许多人家,九眼桥上游的安顺桥洪水冲垮大桥,盐道街水没至膝盖,但沙河的水排泄通畅,终是没有上岸。
沙河水因要保证工厂需求而实施大改造,改造后的沙河水既满足了农业灌溉所需,更是能服务于东郊工业厂区,当如是概之:沙河的大变身,是东郊工业崛起的前奏曲。初初成立的新中国、茅封草长的旧东郊,也正是靠着这些大大小小的军工厂实业兴国利民,从窘蹙走向裕如。

沙河边晨读  成电档案馆供图

平常时间,集居在沙河中游的东郊职工,以及电讯工程学院的师生,也爱到沙河边看书、赏景。那时的沙河还盛产鲤鱼、鲫鱼、鲶鱼、草鱼、鲢鱼等,岸边时常见得着现代“姜太公”,也有人撑着小舟赶着一群鱼老鸹来捕鱼的。直到今天,沙河岸边还有人支起长长的鱼竿消遣时间。

联 系

我 们

成都市成华区地方志办公室

邮 编:610051

电 话:028-83266721、028-87704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