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 志 成 华
口述史丨784厂:东郊的雏形与渴求(1/4)

日期:2020-12-01

 杨传球,1943年10月生, 1965年自四川美术学院(原西南美术专科学校)毕业被分配到锦江电机厂。先后担任宣传部干事,工会宣传干事,宣传工作委员会主任,厂销售公司广告科长,公关室主任。2003年10月退休。


访谈时间:2020年7月22日

访谈地点:成华区亚光路高老庄茶庄

受访者:杨传球

访谈者:罗兰、任巧、那青青

整理者:那青青


传球与访谈者


1953年,中央决定开发成都东郊工业基地,计划在东郊建设“四厂两校”,这也是东郊的雏形,后来又在此基础上陆续新建其他企业。

“四厂”指的是784厂(107信箱、锦江电机厂)、715厂(82信箱、宏明无线电器材厂)、719厂(69信箱、新兴仪器厂)、773厂(106信箱、红光电子管厂)。784厂是总机厂,直属第四机械部(后来改名为电子工业部),是甲级保密单位。其他三个是电子元件厂,也都是四机部直属厂(719厂后来划归七机部),是乙级保密单位。一个现代化的电子工业基地在东郊初步形成。

“两校”是指“大成电”和“小成电”,当时两个学校毕业生基本都按需被分配到全国各大电子企业和研究所,成都“四厂”也是吸收两校毕业生最多的企业。“大成电”就是现在的电子科技大学,当时叫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我们厂很多工程师、技术人员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小成电”是中专学校,叫成都无线电工业学校,1970年停办了,原址划归7号信箱(在现在万科·金域蓝湾这一块)。当时国家很缺知识分子,大学生很少,我们厂里的技术人员大概有一半都是中专(有些甚至是高中)学历,连厂里“四大金刚”之一的设计所所长袁根培都只有中专学历。




1958年苏联专家援建784厂与中方专家合影  区政协供图


1954年,我们厂正式开始筹建,当时东郊一带全是荒地、乱葬岗、烂水坑、田坝,筹备工作组都只能住在城里的招待所,在西东大街24号、上东大街98号、中东大街100号等处均住过,随着人员不断增加,青石桥、状元街等地的旅馆也被租用来作为筹备处。1955年春天之后, 82信箱一街坊的首批三栋宿舍楼建成(即现在华联商厦大楼左边那个位置),东郊几个厂的筹备人员才有了住处,当时分给我们厂筹备组一个单元,作为办公场所。其他几个厂的领导班子暂时也都先住在那里,直到各厂的宿舍相继建好才陆续搬出来。

1955年厂里开始向社会招工了。招工对象主要是复员转业军人、初高中毕业生(也有一定的小学毕业生)、有一定文化的青年农民,招来的人员会先安排到老厂去培训、实习。主要是在南京、重庆等老工业基地的工厂进行的,重庆离成都近,所以送去培训的学徒工最多,好几工厂都有我们厂的学徒工。当时我们招工的同志为了保密只说自己是某某信箱的,农村的娃娃就很奇怪,就问啥子 “信箱”那么大,人都住得下?还有人问,你们是制造信箱的?信箱好简单,我们村的木匠都能做,还要我们这些初中生吗?李老师一阵乐呵,出于保密要求也不能透露太多,就跟他们解释说厂名叫信箱,不是造信箱的厂。刚刚解放,农村还很落后封闭,这些初中学生对外面的事情知道得很少,不少娃娃就这么稀里糊涂进厂当上了工人。

招来的学生被统一送到重庆一个电工厂,这些农民的娃娃都是苦出身,普遍都很穷,才进厂的时候都穿的很破旧。有个娃娃临走时,他妈妈把他爸爸最好的长衫给他穿上了,他当时个子还没有长高,长衫穿在身上就显得很长,袖口也不像工作服能够扎紧,在车间工作非常不方便,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只能把下摆系在腰上、袖子挽到手臂,直到发了工资才去买了一套中山装换上。当时学徒的月工资是19元5角5分,这对才进工厂的农民孩子来说是非常大一笔数目了,他们拿到工资后给自己留下必要的生活费后,剩下的钱都寄回家了。1958年784厂正式投产后,这些学徒也算出师了,就被统一接回成都,分配到各个车间担任技术工人,有些人还带上徒弟,当上了师傅。

我是1965年从四川美术学院(原西南美术专科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784厂的,宣读分配名单的情况到现在都还印象深刻,当老师说:“中央驻成都地区直属保密单位784厂名额一个,杨传球。”我当时很惊讶,也觉得很神秘。


广


刚进厂把我分配在设计所制图室工作,负责写铭牌和描图。在没有电脑、打印机和复印机的年代里,工程设计人员制作工程图纸需要先画草图、再描底图,最后晒蓝图,厂里有个车间就是专门制作铭牌、印刷和晒图的,晒好之后的蓝图才分给车间工人手上作为加工用图,原图和描图存档。当时我们国家的工业才起步,开始用的是苏联提供的技术图纸。苏联专家撤走后,我们要把这些图纸进行消化,然后转换成中文、还要做一些技术修改,最后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

在设计所工作了几个月后,党委宣传部就将我调了过去,主要负责工厂的宣传、为厂报画插图、写稿子,还要负责出宣传栏、画宣传画、写大标语、管理宣传队等等。1969年,我下放到生产车间工作,直到1972年才调到工会工作。和工人一起工作生活了三年,让我真正感受到,要了解一个工厂,只在机关待着是不行的,必须要到车间去,只有了解工人才能了解工厂……

第一任厂长郭克就会经常下到车间跟工人打交道。郭克是从部队上下来的地师级干部,文化水平虽不算高,但是特别爱惜人才,尊重人才。他特别尊重技术人才,对工程师、大学生非常亲切和蔼,他最看重的几个技术管理人才,被他称为“四大金刚”,那可是他的宝贝,每有大事都要向他们请教,对他们那真比对自己的亲娘老子还恭敬。对技术工人他也很重视,厂里的五级工及以上的工人名字,他都记在本子上,这些技术工人在哪个车间、多大岁数他都清楚,每次见了面对人态度非常友善,但对中层干部就严厉得多了。

为了培养技术工人,工厂利用自己有限的资源,因陋就简办起半工半读学校,将招进来的初中毕业生进行理论和实践培训,毕业后直接分到车间做技术工人。1970年撤销了半工半读学校,之后,又开办起职工夜校,夜校利用的是子弟校的教室晚上授课。后来又办起了职工大学, 90年代初在建设南新路上专门修建起一个职工教育中心,培养了很多工厂需要的技术人才。

技术人才撑起工厂生产发展半边天,1988年的时候我们厂被授予了“四川省先进企业称号”。


拓展

蓝图,在工业上指“蓝图纸”(晒图纸俗称,主要用于复制工程图纸和文件资料),尤指完成图像复制后的晒图纸;在文学上经引申,指希望和前景。港澳地区又称“蓝纸”,表面涂有由重氮盐和偶联剂等组成的感光涂料,是对工程制图的原图描图、晒图和薰图后生成的复制品。因用碱性物质显影后产生蓝底紫色的晒图效果,所以被称为“蓝图”。

老东郊们常挂在嘴边的“那些年”的热血和情怀,在光影交错间讲述着时代的发展和变迁。2020年7月至8月,我们走访了3位东郊老工人,听他们讲述东郊发展历史及其在工厂里的经历,并对讲述内容进行了口述记录与分析整理。即日起,“方志成华”微信公众号平台每期将推送一则东郊口述史,敬请关注。

联 系

我 们

成都市成华区地方志办公室

邮 编:610051

电 话:028-83266721、028-87704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