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 志 成 华
纵横丨成都北门道与庵

日期:2021-01-21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那个“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语出余光中《寻李白》)的李白道出了蜀道的千古本色。这里所说的蜀道也就是后来的川陕古道,而在这些川陕古道中,又以金牛道最为重要。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金牛道都是连通巴蜀与中原的主要通道。

古蜀道示意全图


金牛道之所以被称为“金牛道”也是有缘由的,即《华阳国志》里五丁开山,石牛粪金的故事。后来这条路就被称为“金牛道”。金牛道在成都的起点由于年代久远,关于这一位置具体在哪众说纷纭,大都说是天回镇、“勉县至葭萌这一段”(据罗开玉主编的《四川通史》第二册)或自成都平原宝墩文化古城群北起(据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彭邦本《温江鱼凫城刍议》一文,文刊于《地方文化研究辑刊》等)……然,西南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祈和辉提出了又一解法,称成都城址2300多年来基本没有变过,但城市格局却发生了很大变化,金牛道的起点或可从驷马桥(或西门)算起
在许多古籍记载中,成都古时送别,都是到驷马桥为止。汉代司马相如在此明誓,告别友人;在《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一》:“乙卯,蜀主下诏北巡”,前蜀后主王衍北巡,后妃们也是在此为他饯行;《华阳国志·蜀志》言驷马桥有送客观,且在驷马桥送别迎接宾客这一礼节,一直持续到了1937年川军出川抗日。
说回金牛道从成都北门驷马桥出发,古道出发的第一站即是欢喜庵。

1908年 昭觉寺的林荫道,摄影/尔尼斯特·亨利·威尔逊
关于欢喜庵一地,古有两个传说。一说是明朝将军刘喜在功成之后被朱元璋允许回家探亲,在家乡见到亲母时,久经风霜的母子二人见面却不相识。终得相认后,支撑刘母坚持活下去的愿望也得以满足,老人在大喜过后撒手而去。刘喜锦衣归故里,却没想到,回到家乡的第一件事就是主持他自己亲母的葬礼。而此时朱元璋关于刘喜与他亲母赏封的圣旨也终于传了过来,刘喜一时之间既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欢喜也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愤。短时间内经历大悲大喜后,刘喜也轰然辞世。后来朱元璋就御笔亲书“欢喜庵”来褒奖这位将军。这一说法也有着清末翰林学士赵熙所著《蜀人志》记之一二,曰“城北凤凰山畔,有小庙曰欢喜庵,宅不足亩,殿不过三,内奉明洪武帝雄武将军刘喜偕其母三品诰命徐氏老安人金身二座,有年老庙祝一人主持。盖因孝行感于乡人,其香火盛明足充大刹昭觉。”另一说欢喜庵是用来供奉清代一日总督周湘泉。落魄文人周湘泉偶然遇见微服私访的乾隆皇帝,得到乾隆赏识一飞冲天后,却在上任四川总督当天喜极而逝,乾隆皇帝因此命人修建“欢喜庵”以作供奉。
历史上是确有这一地的,其位置在成华区欢喜街(后改名为昭觉寺南路),当时的欢喜庵是昭觉寺的下院,清朝王藻章有诗说:“昭觉山门自昔开,纤道初从欢喜庵。”时成都北门到欢喜庵这一路特有售欢喜团的,清人《锦城竹枝词》唱“欢喜庵前欢喜团,春郊买食百忧宽。”后来还成为了这一带的名小吃传至今日

川陕公路与宝成铁路
历史长河滔滔,千年时光晕染下的金牛道,迎来送往转瞬云烟的欢喜庵,都是成都发展的历史剪影。随着时代发展,金牛道旁修建起川陕公路和宝成铁路,欢喜庵故址被淹没在高楼间,而这些用钢筋铁骨里做肉身长出来的大道及高楼,成为北门新的坐标。

联 系

我 们

成都市成华区地方志办公室

邮 编:610051

电 话:028-83266721、028-87704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