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 志 成 华
纵横丨渡口船影

日期:2021-02-02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是诗圣杜甫当年面对成都水运所写。旧时,成都水运发达,其中锦江是成都通向外州县和省外的重要水上通道。《马可波罗游记•成都府》曾有记载:“有一大川,经此大城,川中多鱼,川流甚深……水上船舶甚众,未闻未见者,必不信其有之也。商人运载商货往来上下游,世界之人无有能想象其甚者。”

锦江一角

今猛追湾河段
千百年前,锦江(锦江,是岷江流经成都市区形成的两条主要河流,府河、南河的合称)府河段流经成都东郊时猛然拐出一个大湾,加之水位落差增大,使得河水波涛汹涌,形成了后浪推前浪的“猛追”之势,老百姓把这段大幅度拐弯的锦江府河段一带称为猛追湾。它的具体位置在锦江府河段从万福桥向东,经清远桥(后名迎恩桥、大安桥,现红星桥)南下转弯处。
历史上,猛追湾曾是锦江的渡口之一,也是成都城下最后一个停渡的渡口。进入20世纪50年代,从都江堰而来的绝大部分的水经人民渠流进简阳三岔湖、仁寿黑龙潭,使得锦江规模逐渐缩小,加上铁路公路建设的迅猛发展,锦江之上的船运也就渐渐沉寂了下来,随之猛追湾也不再是往日千帆竞发的繁忙渡口了。
不过猛追湾虽不复见往昔千舸争流之景,却也不是沉寂到一只船影也无。“一五”计划实施后,支援三线建设的外省人拖家携口来到东郊,彼时东郊张袂成阴,猛追湾亦因此人气渐旺,遇上休息日,住在东郊宿舍的男男女女,除了逛逛发展得相对较快的建设路,偶尔还会进城畅游一番。
当时的交通并不像如今这般发达,公交线路不多,趟次少,而东郊信箱单位集中,人流量大,便有人等不得公交车,另寻他路,选择顺着田埂走到河边,坐小船过河,然后抄近路进城渡船约一分钱一次,船家掌舵撑船,要不了几分钟就到达对岸,比坐公交车省了不少时间。猛追湾水波荡漾,迎来送往,又有了些许热闹景象。

20世纪90年代府河综合治理工程 猛追段正在施工

1998年,游轮在活水公园到锦江码头之间航行
20世纪70年代,随着成都的城市化进程加快,农业与工业用水急剧增加,再加上都江堰关闸,河道断流,使得锦江不堪负重,污染严重,变成了藏污纳垢的臭水沟。有一首打油诗这样描述锦江的变化:“五十年代淘米洗菜,六十年代水质变坏,七十年代鱼虾绝代,八十年代洗马桶盖。”为了改变这种状况,1994年,成都市全面启动府南河(锦江)综合整治工程,历时三年,于1997年12月竣工。整治工程完工后,当时的猛追湾一段恢复了划小船,但却恍似一抹夕阳的余晖,并未持久。

20世纪90年代猛追湾划船的人们
之后漫长的岁月里,经过2001年岷江航道成都段(府河航道)的整治,锦江也曾恢复过一段时间的航运,但却也没能到达猛追湾一带。时隔经年,2019年4月25日,“夜游锦江”项目试运营,乌篷船遨游锦江的一幕又激起层层涟漪,光影斑驳,涤荡着当年水运记忆。
时光荏苒,随着成都不断地向前发展,眼下的锦江也已焕发新的生机。其中的猛追湾水波平缓,两岸繁华似锦,已是成都市“八街九坊十景”之一。

联 系

我 们

成都市成华区地方志办公室

邮 编:610051

电 话:028-83266721、028-87704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