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 志 成 华
【“三线建设” 口述史】外出兰州检验飞机安全

日期:2021-07-22

在成都提起420厂,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羡,作为西南大后方唯一一座“歼击机发动机生产厂”,生产的WP6发动机是当年我国空军主力战机的“心脏”,我自簇桥西南第二十九技工学校毕业后,就一直工作在歼击发动机零部件生产检验工作的第一线,从歼6、歼10到歼13,因为工作需要,从北国到中南,从成都到贵州,因生产工作去过无数的工厂,参与并见证了中国航空工业在经历一番“寒彻骨”后“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传奇。一次外出兰州某空军基地做检验工作的经历,很是让人情牵。


原是该空军基地怀疑其中一架战斗机的空气压缩机存在问题,担心执行飞行任务发生意外,于是发文知照我厂,请求我方派遣专人到兰州排除故障。
空气压缩机就是飞机的推进器,我们喊的转子,一架战斗机有两个转子,共有一千多片叶片。若叶片存在裂痕,一旦运转起来,高速的旋转极易损害整个飞机造成飞行事故。
厂里收到该空军基地的请求后,便将任务下派到我们车间(我所在的车间即转子车间,叫30车间),车间多方考量,决定派我和一个年龄有我一半大的年轻女同志小吴同往。当时全国恢复高考没几年,小吴正筹备着考大学哩。
1980年2月3日,天还未亮我俩就出发了,火车摇摇晃晃一天才抵兰州。到兰州之后先到空军某机关报到,核实完身份后,对方派了一辆小汽车把我们送到公交站坐上往空军基地方向去的客车。空军基地未设招待所,看天色不早,体谅我们长途奔波,就将我们先安置在县城的一个旅馆住下,要我二人次日再开展工作。
旅馆虽在县城,但又脏又烂,气味难闻,褥子上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虫,偏快到春节,岁暮天寒,又是西北地区,一到晚上就更冷了。
不知何因,我的房间未生火炉,只住我旁边客房的小吴屋里生有一鼎。我二人商量一番后,决定围着火炉摆一晚上龙门阵,干脆就不睡了。挨到天亮,空军基地派来接我们的人开着小型军车来了,车一路奔驰,将我们从旅馆载至机场,又再带领我们到调度室,去到那架疑似有故障的飞机前。三下五除二将空气压缩机和我们带来的检验仪器接通后,我们便准备动手作业了。
探测叶片需要爬进飞机的进气道,进气道只容一人通过,冬天大家都裹得厚实,我们把外套、毛衣脱了才爬得进去,钻进去腰都打不直,叶片数量又多,长时间作业也不轻松。我和小吴就分工合作,一人在外看仪器反应,一人在内移动探头,二人交替作业,累了就换对方。
在场的几个军人见我们钻得辛苦,表达想帮忙的心意,我们坚决地拒接了,说:“这是我们的工作,该我们干的我们自己干”。全部叶片探完以后未见检测仪显示器显示异样,表示转子的叶片没有裂纹,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后,我们告诉他们这架飞机可以正常起飞,这项工作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

兰州的天高、蓝、宽阔,身穿制服的空军飞行员也比我们高大得多,离开的时候,又见一排一排整齐的飞机停在大广场,心里很是自豪,也感匹夫责任之重——这是我们自己生产的战斗机,保家卫国,多么伟大自豪。


    自1954年毕业参加工作,到1995年到龄退休,我总共在航空工业生产一线工作了41年,虽未享受过劳动模范的殊荣,但在1988年10月1日获过国防科工委颁发的“献身国防科技事业34年”的奖章和证书,这是共和国对我一生从事的伟大事业的最大褒奖。

联 系

我 们

成都市成华区地方志办公室

邮 编:610051

电 话:028-83266721、028-87704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