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 志 成 华
口述史丨热电厂:电厂的谢幕(4/4)

日期:2022-01-14


01
口述人

管昌学、韩德禄

02
情况简介

通过跳蹬河社区,我们联系上原成都热电厂离退休处主任魏光成,在2021年12月01日对魏光成进行首次采访,又嘱请魏光成联系该厂管昌学、谢守德、韩德禄、华德浦4人,于2021年12月08日在成华大道一段370号,即热电厂宿舍篮球场活动室对这5人进行了群采。


03
采访

李云、罗千千、那青青


成都电厂烟囱,摄影:常德

     随着改革深化,2003年7月28日,胡锦涛在一次讲话中首次提出了科学发展观,这一理念极大促进各行业政革,为落实科学发展观、确保持续发展,淘汰落后产能,以满足环保要求之需,国家又出台了“上大压小,节能减排”政策,即:要求30万以上的机组可以上,30万以下的机组淘汰,以至于国电成都热电厂、华能成都电厂、嘉陵成都电厂相继成了关停对象。

     下面讲一下三个成都电厂关停:

管昌学 手写笔记

管昌学正讲述电厂历史


     嘉陵成都电厂于1997年10月建成投产,总装机35.9万千瓦,机组是俄罗斯进口的,是我们国家当时供热容量最大的机组。当初设计嘉陵机组时,环保观念还没有形成比较广泛的认知,认为电厂发电机组启动冒黑烟,生产运行排粉尘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因此机组按当时的电力设计规范只设计了三个电厂的电除尘器,除尘效率90%左右,没有设计脱硫脱硝设施。

     2005年10月18日,成都发生一次“黑雨”,许多街道、树木和建筑都染上一层乌黑的煤灰,那一天电厂周围10多公里内,路边停的车下班时候还是白(干净)的,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都变黑(脏)了,市民纷纷打电话到市政府质询,电视台,记者也紧凑着来到成都电厂,嘉陵成都电厂现场进行来访,“黑雨”事件经媒体报道过后,电厂就成为矛盾焦点,当时电视台问咋会下黑雨,我们给出的解释是,引起此下黑雨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一是机组环保设施设计先天不足,只设计了三电场电除尘器,锅炉按设计煤种燃烧,除尘效率只能达到90%左右;二是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工农业生产及人民生活用电大增,加之发电产能、燃煤产能严重不足,进一步加剧了电力供不应求,电煤成了卖方市场,燃煤中掺杂了大量煤矸石,入厂煤质大幅下降,热值由5000大卡下降到3500大卡左右,煤的灰分也比设计增加1倍左右(灰分40%多),大大偏离了电除尘器设计值,引起除尘器效率进一步降低,最终导致了这次“黑雨”事件。

     这个话说出来后,市民对电厂的排斥情绪没有减少丁点儿。上个世纪我们发电的工人为了保证成都用电,每天工作满8小时到8个半小时,中间还不能够坐着,精神集中在仪盘表上,是这么一个情况在生产,当时是在为国家做贡献,但是职工从来没有一个说怨言的,到最后大家看到报纸只提电厂大污染,完全否定了电厂对成都工业发展所作的贡献,大家心里还是很难受。东郊的国防工业占了成都市工业产值的70%,最重要的是要电力支撑,成都电网的安全支撑,没有这两个支撑,对成都工业及市民的正常生活供电影响是很大的,你应该客观评价:就成都市来说,跳蹬河原先是很边缘的郊区,后面随着城市的扩张,城市发展到这边来了,人口增长,电厂规模扩大,确实存在一定的污染,且随着特定发展阶段人们也开始思考污染要怎么治理、改变。因为这个事情,环保局、发改委几家坐到一起,把负责人找来,开会说应该咋个整改,当时市政府的要求就很明确,提出必须要上脱硫装置,要把二氧化硫达到环保的要求,脱硝也要达到环保的要求,达不到要求就要把电厂关了。

     嘉陵公司领导对此非常重视,承诺于2005年7月28日开工建设嘉陵机组的烟气脱硫装置,工程静态投资1.7亿,动态投资近2亿,工程施工单位是重庆的远达公司。

     后头成都市市政府、环保局把我们作为一个重点的督查对象,隔几天就来查一次,除了政府要查我们的烟尘排放,市民也会随时监督举报,举报属实环保局还表扬。理工学院的那些教授曾经专门买仪器监测我们的烟尘排放成分,烟囱一冒黑烟就照相取证向环保局举报。

热电厂冷却塔爆破

热电厂主厂房爆破

     2006年4月28日,关停了最先建设的成都热电厂机组,保留了6kv高压配电室对直馈线的供电设施及供热管网。成都热电厂关停后,每年减少二氧化硫排放3300多吨,烟尘排放6000多吨,废水150万吨。在东郊220千伏变电站未建成投产前,为确保证6千伏直馈线供电、供热,由嘉陵电厂采取措施通过热电厂6千伏配电室及原热网直供。按照成都市东郊工业结构性调整安排,老厂搬迁到成都金堂县淮口镇,异地重建成都金堂电厂,以弥补三个电厂关停后的电力缺口,金堂电厂一期工程2003年1月开始前期工作,2007年9月24日工程全部竣工,安装了现代的烟气全脱硫装置、高效静电除尘器和延期连续在线监测装置,采用低氮燃烧技术并预留脱氮空间,以满足环保要求,金堂电厂现在是2台60万千瓦的机组,按照原来的规划还要建2台100万千瓦的机组,2013年国家批复了的,目前还没动工。成都热电厂小机组的煤耗比较高,供电煤耗424克/kW·h左右,但随着工业进步和机组容量增大后,大容量、高参数、煤耗成倍地减少,科技进步后,很少的煤就能发很大量的电,供电煤耗大幅降,既提高电厂的经济效益,也能兼顾环保效益,现在金堂60万机组供电煤耗为309克/kW·h左右,除尘效率可达99.98%,实现了机组启动不冒黑烟,机组日常运行见不到烟尘排放,电厂声渣水气排放全部满足环保要求,所以电厂的小机组就都关停了。

华能电厂冷却塔爆破

     2007年6月,华能成都电厂的机组也关了。1997年时,为了满足环保要求,电厂其实进行过一次脱硫装置升级,当时是日商和电厂签了一个合同,免费提供了一台电子束脱硫装置,装置建在成都热电厂的地盘,实际上是为了帮助华能脱硫。电子束脱硫装置是用电子束照射烟气脱硫,然后把烟气里的二氧化硫分离出来,按照当时的想法,分离出来的固体硫化物要做成肥料售卖,卖的钱可以抵消运行脱硫装置的运行成本。这项技术对日本来说本身是一个试点工程,他们没有在日本本土做过这项试验,跑到中国来做这个试验,虽然装置是他们免费提供,但是运行费用全部由我们中国承担,最后因为技术不成熟,脱出来的硫也卖不起价,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至今未见这一技术得到推广。华能成都电厂的从投产到关停运行了17年,17年间华能成都电厂为成都市提供了200亿度的电力,它运行还不到设计年限,之所以还没到期就关停了,也是出于环保及上大压小、节能减排政策的要求,关停过后对成都市来讲,减少了烟尘排放8万吨,减少了二氧化硫排放1.9万吨。

210米高的嘉陵电厂烟囱爆破

     最后一个关停的是嘉陵成都电厂。嘉陵成都电厂一直关停不下来一个重要原因是东郊的国防厂用电没有经过110千伏供电环网,全部是热电厂6千伏高压配电室直接通过电缆送到各厂,你说小机组要淘汰,淘汰可以啊,马上都可以关,但是关了这些机组过后依靠成都电厂供电的所有厂都得停产,所以要关停嘉陵电厂就有先决条件,你必须要把东郊这些厂的供电解决了。这需要在东郊建设一个220千伏的变电站,又要设计,又要施工,还要把电送到各个厂矿去,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除此之外,电厂还直接给东郊各个厂供热,供热停了,这些厂机器设备受到影响也不能运转,要等供电、供热都接洽处置好了,嘉陵电厂才具备关停条件。所以该厂一直拖到2011年才关停,关停后,每年减二氧化硫排放2.1万吨,烟尘排放1.5万吨,2011年4月把80米高的冷却水塔爆炸拆除,2011年8月又把210米烟囱爆炸拆除。至此成都三个电厂都在这场改革中陨落了。

     关停三个成都电厂,淘汰落后产能设备,确保持续发展,异地新建一个产能指标先进的成都金堂电厂于以替代,还成都一个蓝天碧水,还一个广大市民对美好生活环境的渴望,是时代的进步,是工业文明及历史发展的必然,也让我们受到了一次生动的环保意识教育。

联 系

我 们

成都市成华区地方志办公室

邮 编:610051

电 话:028-83266721、028-87704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