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情平台 > 方 志 成 华
口述史丨永不凋谢的“川棉”

日期:2022-01-28

1956年12月生。1958年随父亲到川棉厂工作成为川棉厂子弟,1975年在子弟校念到高中毕业下乡当知青,1979年调回川棉厂工作,先后任印染分厂机电保车间电工、机电保车间团总支书记、印染分厂质管办科员、总厂劳资人事部门科员、劳资人事处长。到龄退休被返聘回川棉厂处理历史遗留问题。


1956年7月生。1975年3月下乡到新都县新民公社八大队,1978年9月在农村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因共青团工作公社将其调入轧钢厂任轧钢厂团总支书记。1980年3月调回川棉一厂,历任清钢车间团总支副书记;轮班值班长、党支部书记;保卫处/公安六分局秘书科科长;家委会主任;生活后勤处处长;2011年办理退休后返聘回川棉厂处理历史遗留问题。


口述人:王琦(主讲)、龚道琼(次讲)

采访时间:2021年12月14日

地点:成华区地方志办公室

采访:李云、罗千千、那青青


厂区大门  图源《崛起》

川棉厂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在四川建设的一个大型棉纺织印染企业,“一五”期间向纺织工业部申请立项,1957年2月批准通过后,在1958年7月就正式施工了,厂址就在成都外东麻石桥,早期建设还是很坎坷的,几次上下马,前前后后8年才建好,1965年建好纺织厂房试车生产,第二年又是印染厂房完工生产。

1959年在建中的川棉厂就利用仓库库房简易投产,当年开出纱锭15000枚,自动布机350台,对成都棉纺织产业来说,这个生产能力还是攒劲的。全面建成投产后,川棉厂规模达到:纱锭10万锭,布机3000台,年产印染布8000万米,年产服装30万件,1978年工业总产值最高曾达到12328万元,被市政府批准为“工业学大庆”先进企业,被国家经委列入全国500家大型骨干企业行列。

 川棉厂举办职工技能比赛  图源《崛起》

川棉厂劳动竞赛  图源《崛起》

纺织企业在我们成立新中国头几十年是国家一个重要的工业经济支撑,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纺织工业产值效益逐步下滑,最终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家对这一行业进行了结构调整,计划在10年内把纺织行业从国营里面撤出来,许多纺织行业逐步改制转入民营。最早进行调整的就是上海,当时上海的纺织厂首先全部关闭,有一部分企业就调迁到其他偏远地区了,下岗的纺织工人转到其他行业,上海公交和地铁等部门安置了许多纺织厂下来的再就业员工。

受大环境的影响,川棉厂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生产订单、利润逐渐下滑,到了1998年“压顶减员”,就说纺织行业要缩小,你生产规模要减,产量要减,人也要减,当时川棉厂起码削减了近30%左右的职工

“压顶减员”采取了解除劳动合同自谋职业、企业内部待业、提前退休等政策。女45岁、男50岁就可以办理退休,年龄不够的可以办理企业内部待业和企业内退,内退的职工不再从事生产劳作,等哪天到了岁数再正式办理退休手续领退休金。这个减下来过后对企业的影响很大,对我们很多职工的影响也很大,企业内部待业和提前退休工资或工龄都要受到影响,待业职工企业是只发生活费,企业内退职工参照国家退休金领取待遇,都跟上班的待遇不一样。

“压顶减员”过后剩下的部分职工就优化组合,竞争上岗,继续从事生产工作,一直做到2005年川棉厂的改制。

川棉厂焰火晚会  图源区政协

我们川棉厂是最后一家改制关闭的纺织企业,前面有成纺厂、成都印染厂、针织一厂、成都织巾厂等等,早就在我们前头,破产的破产,改制的改制,那个时候说的纺织企业属于夕阳工业,不属于国家的重要经济命脉,这部分行业就逐渐转入到民营,调迁到县城小乡镇地方去了。只有川棉厂还在坚持,因为它是四川最大的纺织厂,牵涉的人最多,影响最大,所以川棉改制拖到最后。

改制时在职职工有6800多人,它跟“压顶减员”不同,当时的做法是所有职工不留一个,全部解除劳动合同,不管你是什么职务和岗位,全部参加改制分流和安置。能够退休的就办理退休,不能退休的就把工龄折算成钱一次性补偿给你,买断工龄,就是你给企业工作了好多年,把钱一算,抱钱走人,就跟企业没关系了,改制后的企业改成民营企业或股份制企业,重新应聘,双方选择,择优录取

纺织行业本身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用工比较多,用工多非生产成本就高,就说你把工资、待遇啥子发了,剩下的利润就很小,这是一个;第二个,改革开放以后,在江浙乡镇兴起很多私人企业,有一些国企改制或者破产以后,把设备、技术转让给这些私人企业去生产,这些私人企业生产轻装上阵,他就只管生产,不管生活,不像原来的国有企业,机构臃肿,又有生活区,又要办学等等,杂七杂八,成本很高,大环境一变化创收就逐年下降,私营生产的东西虽然质量比不上国营,但是可以降低成本廉价竞争,和国有企业抢夺市场,这也是导致国有企业衰弱的一个原因。国有企业那时的管理人员控制在14%左右,人家现在乡镇企业非生产性管理人员可以低到5%多点,即100个工人里面就只有5个左右的管理人员,大部分都在生产一线,所以乡镇企业的负担轻,生产效益利润自然就高了,竞争力也就强了。因此像川棉这些国企搞改制才能有出路和发展。

川棉搬迁,留驻亲情   摄影:刘吟

川棉厂改制后又成立了四川川棉印染有限公司,2007年把印染厂迁到金堂淮口,主体的纺织不做了,只保留了印染,后面因为环保问题就喊不准在那里生产,又让我们搬走。原川棉印染厂在麻石桥厂址的生产用水是排到沙河的,但是每个印染厂都要求有污水处理站,生产用水出来后不能直接排到河里,必须要经过处理,处理后还要经过化验、检测,达到排放标准才能进行排放,否则就会对环境造成影响,搬到金堂淮口这边后印染厂的污水就排放在沱江,但是污水的技术处理难度是很大的,尽管企业做了很大努力,处理的结果都很难达到理想排放标准。2017年,印染厂又根据市政府有关重污染企业防治和结构调整的意见精神,于当年9月关停。企业在调迁过程中也选了很多地址,都因为地理位置和环保等因素最后都没谈好,但为了保证维持生产经营和稳定职工队伍,就搬了部分印染设备并派出工作人员到南充一家印染厂租用场地进行合伙生产,后来又将部分印染设备调迁搬到了西安咸阳,与当地一家印染厂联合,组成陕西川棉际划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印染的加工生产

跟别人合作搞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自己建厂。现目前我们在新疆阿克苏的阿拉尔市投资建设了一个新厂,叫新疆川棉纺织服装有限公司,争取把“川棉”这个光荣传统的牌子保持下去,现在纺纱和织布已在2019年下旬左右就开始逐步生产了,目前已经初见效益了。当前正在加紧印染厂的建设,预计争取2022年春节前后就能够开工生产。新疆这边挨到棉花原料基地,再一个新疆这边工业很少,我们去那里投资建厂能推动当地的经济建设,解决当地的劳动力就业,必然受到当地政府的欢迎,还能借国家“一带一路”政策享受到税收等方面的各种优惠。虽说新疆很远,员工去那边工作照顾不到家里,但原川棉厂有相当一部分骨干和年轻工人同志为了企业的生存,舍小家顾大家,不畏艰苦,毅然奔赴新疆,为川棉的未来振兴和发展做贡献去了。

联 系

我 们

成都市成华区地方志办公室

邮 编:610051

电 话:028-83266721、028-87704565